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 > 小故事,大道理

草帽歌

小故事大全 2020-06-05 97人围观 友情故事

  那年的夏天,我在5号地割麦子。北大荒的麦田,甩手无边,金黄色的麦浪起伏,一直翻涌到天边。一人负责一片地,那一片地大得足够割上足足一个星期,四周老远见不着一个人,真的磨人的性子。

  那天的中午,日头顶在头顶,热得附近连棵树的阴凉都没有。吃了带来的一点儿干粮,喝了口水,刚刚接着干了没一袋烟的工夫,麦田那边的地头传来叫我名字的声音,麦穗齐腰,地头地势又低,看不清来的人是谁,只听见声音在麦田里清澈回荡,仿佛都染上了麦子一样的金色。

  我顺着声音回了一声:我在这儿呢!顺便歇会儿,偷点儿懒。径直望去,只见烈日下麦穗摇曳着一片金黄,过了好大一会儿,才渐渐地看见麦穗上漂浮着一顶草帽,由于草帽也是黄色的,和麦穗像是粘在了一起,风吹着它一路飘来,如同一个金色的童话。

  走近一看,原来是我的一个女同学。她长得娇小玲珑,非常可爱,我们是从北京一起来到北大荒,她被分在另一个生产队,离我这里36里地。她是刚刚从北京探亲回来,家里托她给我捎了点儿东西,她怕有辱使命,赶紧给我送来。队里的人告诉她我正在5号地割麦子,她又马不停蹄地跑到了麦地里。当然,我心里清楚,那时,她对我颇有好感,要不也不会有那么大积极性。

  接过她捎来的东西,感谢的话、过年的话、扯淡的话、没话找话的话……都说过了之后,彼此都不敢道出真情,便一下子哑场。最后,我开玩笑地对她说:要不你帮我割会儿麦子?她说:拉倒吧,留着你自己慢慢地解闷吧。便和我告别,连个手都没有握。

  麦田里,又只剩下我一个人。无边翻滚的麦浪,一层层紧紧拥抱着我,那不是爱,而是磨炼,磨退你的一层皮,让你感觉人的渺小。

  大约过去了一个多小时,身后的麦捆都捆好了好多个,地头忽然又传来叫声,还是她,还是在叫我的名字。我回应着她,趁机又歇会儿。过了一会儿,看见那顶草帽又飘了过来,她一脸汗珠地站在我的面前。

  我不知道她来回走了八里多地回来干什么,心里猜想会不会是她鼓足了勇气要表达什么了,一想到这儿,我倒不大自在起来。谁想到,她从头上摘下草帽递给我,她说:走到半路上才想起来,你割麦子连个草帽都没有!

  往事如烟,过去了将近四十年,日子让我们一起变老,阴差阳错中我们各自东西。但是,常常会让我感慨,有时候,你不得不承认,无论在记忆里还是在生活中,友情比爱情更长久。

上一篇:特克斯的眼睛

下一篇:倾诉狂

微信公众号